•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韦英才:​有感于“疫情过后不要忘记中医药”

  • 2020-3-18
  • 阅读:1920

韦英才.jpg

有感于“疫情过后不要忘记中医药”

——武汉肺炎反思之五

韦英才

针对这次武汉肺炎的罪魁祸首——新型冠状病毒从哪里来?至今尚未得到最权威的确认。有的说是蝙蝠,有的说是穿山甲,也有的说是某国的生化武器……

其实,世界上没有无因之病,也没有无因之果。只不过有的原因在短期内很难被世人认知,比如发生在2003sars的冠状病毒,最初确认来自果子狸,最后也不了了之。

中医对“病毒”没有微观认识,统称为“病疠”。北宋年间,中医“三因学说”奠基人陈无择在继承巜黄帝内经》和张仲景的巜金匮要略》基础上,认为“医事之要,无出三因”,即六淫为外因;七情为内因;饮食所伤、劳倦过度、外伤、虫兽毒伤、溺水等为不内外因。这次新冠病毒当属“不内外因”。

从这次新冠肺炎的主症:发热、干咳、乏力和“人传人”来看,将其视为“温疫病”是毋庸置疑的。正如吴又可在《温疫论》中说:某气专入某脏腑某经络,专发为某病"所言,本次肺炎致病因子为“新型冠状病毒”。这为现代医学开发新药和疫苗提供了科学依据。

然而,从传统中医“三因学说”观点看,内因在发病因子中起决定性作用。病毒通过口沫传入肺脏后,是否发病或立即发病,除了取决于病毒量的多少及毒性的强弱外,人体阴阳平衡之状态、免疫功能之强弱起着决定性作用。正如《景岳全书》说:“温疫乃天地之邪气,自不相染。”由此可知,这次新冠肺炎既有邪实的一面,又有正虚的一面,正虚邪入,本虚标实。故“扶正祛邪”乃是抗疫的治疗大法。实践证明,这次武汉疫情让中医从背后走向前台,从边缘走向支柱,在轻、中型病人治疗和拯救危重病人的战斗中力挽狂澜,立下了大功。

当然,中西医结合更会有利于中医特色的发挥。因为,从目前的国情看,西医仍然是抗疫的主流,科学家们正在努力寻找病毒打开人体细胞的“钥匙”,并希望尽快找到战胜病毒的利器,这是众望所归。然而,以史为鉴,狡猾的病毒“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即使我们全面禁食野味,但谁又能预防野生动物不来侵袭人类或家禽?再说,病毒不断变异,谁能保证下一次病毒还是新型冠状病毒?所谓防毒如敌,防不胜防!我在第一篇武汉肺炎反思中提到:别被病毒牵着鼻子走?正是出于这样的思考。

那么,中医抗疫话语权什么时候才会出现拐点?从这次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的报道看,仍然有意隐瞒中医作战的真相,压制真实情况和群众赞誉的传播。说明让中医上战场仅仅是战情所需,不得已而为之。疫情过后仍旧是小媳妇。加上国际资本抹黑中医的方向不会改变,中医自身的发展仍然存在诸多的压力和短板。因此,中医在抗击武汉疫情中得到世人的青睐也可能会是昙花一现。中医振兴之路依然任重道远,正如张伯礼院士所言:疫情过后不要忘记中医药。

                                                                       2020.03.17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