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潘琦:在覃主席身边工作往事

  • 2015-8-12
  • 阅读:2279



t01ddbd39258f42931e.jpg


在覃主席身边工作往事

——为纪念覃应机同志诞辰100周年而作

 

      我每每看到覃应机主席的遗照,感慨万千。回想起在老主席身边工作的岁月,当年的一些事情常常浮现于脑际,历历在目,虽然只是一鳞半爪而已,但是我想把它记下来,对关心应机主席和研究他的朋友,或许有点参考价值。

     上世纪80年代初,我从河池地委调到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工作,分配做自治区主席覃应机的秘书。记得那天上午8时,我准时到应机主席办公室报到,胆战心惊地站在客厅里等候主席的接见。因为第一次进大机关,当大领导的秘书,传说中,应机主席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特别严格,批评、训斥是常有的事。因此第一次见面很怕自己说错话,心里默念着准备好的几句话。不多时,应机主席从楼上走下来,我上前说:“覃主席,您好!我来报到了,主席有什么指示?”应机主席没有马上回答,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支烟,然后操着浓重的南北混杂口音说:“有什么好指示的,当好秘书就6个字,勤快、老实、保密!你上班去吧!”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交谈,就那么干脆利落简单明了。然而这6个字使我享用一生。

     应机主席家在东兰县,那时因工作忙,他很少回老家看望亲人。我当秘书的第二年,他到河池地区调研,顺道回东兰。还特地到武篆看望他姐姐,同时交代我要在姐姐家一起吃餐饭。我把这事告诉县委书记,县委书记叫接待办的同志从县委招待所带了一些猪肉、鸡肉和其他菜送到老主席姐姐家里。应机主席知道了,严厉地对县委的同志说:“这是我们家自己吃餐饭,为什么要花公家的钱,东西可留下,钱我如数交给你们。”并叮嘱我具体落实这件事情。后来我如数把钱交给了县委招待所。这件事,应机主席在很多场合都再三叮嘱我:“你是当秘书的,就要把好这个关,任何时候公私都要分明!”在他身边工作的几年里,凡是遇到这种事,我都按主席的叮嘱办,他很满意。

     应机主席主持政府工作很重视工业发展,常到厂矿考察调研,不管去到哪里他都事先叮嘱我们不能随便接受任何礼物和新产品。有一次他到北暮盐场考察,当时盐场正加工生产了一种精盐,我们回南宁时,场长把十来小包精盐交给司机,说是送给大家试用。司机也没有回绝就放在车上。我们回到家时,司机报告应机主席场长送精盐的事,应机主席当场大发雷霆:“谁批准你收下的,你一个司机有那么大的权力收下面送的礼物吗?”司机感到很委屈,辩解说:“不就是几包盐吗?能值几个钱?”应机主席更恼火了,大声训斥:“下面送来的东西,就是值一分钱也不能收,我命令你立刻把这些盐送回北暮盐场!否则就处分你!”司机一肚子气走了。后来盐巴没有送回,我们把钱寄给了盐场,才了却了这件事。

     其实,应机主席平时对身边的工作人员是很关心的。那时我和妻子的工资都很低,生活比较困难,他常问寒问暖,他们家包饺子、做糍粑,都会送些给我们的孩子吃。有时下乡在返回南宁途中经过农贸市场,他常叫司机停车,让我们买些便宜的猪肉和蔬菜。他说:“乡下的东西便宜,你们多买些,可节约不少伙食费!”我们的司机很喜欢喝酒,下乡住下后,吃晚饭时他对我说:“晚上不用开车了,可上点土酒,让司机们喝,开一天车辛苦了。”我们住处有个警卫班,一个星期日,警卫战士在营房前理发,应机主席散步经过那里,看到小战士不太会理发,他走上前去,接过剪刀说:“小战士,你理得不好,我给你们理吧!”那天上午,他给好几个战士理了发,后来应机主席一有空就给战士们理发。一时间,首长给士兵理发在武警部队传为美谈。

     应机主席每次到北京,无论是开会,还是出差办别的事,都要去拜访一些老战友,但从来不带什么礼物和土特产。有一次,他告诉我,这次到北京要去看望一位红军老战友,他们在抗战时期有过生死之交,“听说他最近咳嗽很利害,你带几个罗汉果去吧!”后来我买了20多个新鲜的罗汉果,他看了说:“不用带那么多,带几个去让他试试,能治咳再多买点送去!”后来我只带去10个罗汉果。那天我们到海军大院,进到首长家,两个战友一见面,寒暄几句之后,便谈起当年抗战的经历。聊着聊着到了吃饭时间了。首长说,今 晚在我这吃饭,都准备好了!当时我想,第一次在这么高级的部队首长家吃饭,菜肴肯定很丰盛。结果只炖了一只老母鸡外加几个凉菜,还有一碟花生米和面食。但两个老战友吃得很开心。我想起有一次成都军区韦杰副司令回广西,应机主席也请他到家里吃饭,当时也就是两道主菜,狗肉和豆腐圆,外加几个青菜,他们是战友,又是老乡,极少见面,好不容易聚在一块,吃的都是家常便饭。我当时很不理解,首长接待老战友太过于简单了!但现在想来,我们的革命老前辈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为我们树立了一种永不退色的良好风范!

     应机主席平日生活十分简朴,他的衣着从不讲究,有替换的就行,很少买新衣服,一条毛巾用破了也舍不得换新的。他逝世时,连一件新的背心、裤衩、衬衣、衬裤都没有,他戴的帽子,因年头太久,顶上边上都磨破了。他出差用的皮箱,破了坏了,补了又补,修了又修,我们几次要给他买个新的都被拒绝。每次到北京开会住进宾馆,服务员帮提行李时,都笑着说:“首长,这个箱子可当文物收藏了!”

     人的一生因为某种机缘巧合,能在一起生活和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就那么安静地留在你人生旅途的记忆中,留在岁月的深处。今年是应机主席诞辰100周年,他病逝离开我们已经20多年,纵使岁月流逝,人们不但没有淡忘他,反而随着对他认识的深入而越来越怀念他。我每当提笔写回忆他的文章时,痛惜和敬佩之情就会涌上心头,不能自已。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