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黄振南吊唁苏方学先生逝世函

  • 2012-11-22
  • 阅读:3134

 

居京乡人苏宁垂鉴:

惊闻令尊遽归道山,晴空霹雳,晷落光晦,山崩岭塌,江滞河塞,松颓柏萎,曷胜悲恸!

生于斯,长于斯,大山孕育苏公之乐观豁达,风趣洒脱;壮家培植苏公之仁和宽厚,平易朴实洪钟声音如雷贯耳,炯炯双眸透释睿智,和蔼可亲招人喜爱,笑容可掬令人神往。年逾七旬,脸膛如此光泽红润,身板尚且硬朗健硕,诚得益于此方水土。

身居国防科工委,苏公勤奋黾勉,笔耕不辍,先以长篇小说《太阳神的厄运》奉献读者,后孜孜追寻太阳神,化神庙、驿站、火伞警钟为“原子弹四部曲”,凡人未敢想象。更有《日魂》、《民族之光》等讴歌航天战线英模之作品问世,常人难以企及。

中国作协会员桂冠之下,苏公禀赋超人,《顿开金锁走蛟龙》、《镜子一样的水库》、《美丽的幽灵》、《雪线下的烈焰》、《白雪》、《汐》,字字珠玑,情结动人。禀赋而外,秉性尤可敬佩,《临界点上的蔷薇》、《太阳灶》、《天使注目的地方》、《巴雅山之梦》、《泥石流》诸名篇,壮、彝、裕固等族人形象栩栩如生,实为其挚爱故土,记念父老之明征。

其难能也,苏公高产且多栖,中篇小说集《魅力》、短篇小说集《雷火》荟萃精华,流芳后世。报告文学《祖国的翅膀》堪称佳作,《大海的报告》更获大奖。诗集《西沙哨兵》吟诵军人胸臆,《航天曲》、《卫星升起的地方》、《戈壁情思》等诗篇,无不称颂戎装与襟怀。至电影文学剧本《南昌起义》、《魔眼》、《幽谷恋歌》、《冰美人》,多才多艺,见诸一斑。

古来骘人,实无定制。论躯干,称体重,苏公自在话下;道才气,说文笔,苏公却于人上。昔刘诗圣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今我辈云“身不在高,有才则名”。施之于苏公,何尝不贴切乎?

惟惊愕者,倏忽间噩耗传来,天旋地转,梁木其坏,漓水顿阻,哀伤弗已。嗟乎,椽笔不再执,巨制鸿篇不再有,文坛之缺损焉;格子不复爬,传世佳作不复现,后辈之遗憾焉。呜呼,忆音容笑貌,历历在目;谈道德文章,令人景仰。巨匠悄然驾鹤西去,晚生怆然含泪太息,却因道途袅远,外加诸务缠身,不克亲奠,惟以斝盛椒浆遥祭祀,觥载桂醑致哀思。并祈代献花圈,躬身施礼,以示痛悼。尚冀节哀顺变,善自珍摄,聊慰眷念。

 

邑人 黄振南泣血稽颡

(黄振南,广西文史研究馆馆员、广西师范大学地方民族史研究所所长、教授)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