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吉利草”千古之谜破解

  • 2020-2-20
  • 阅读:2355

石串莲.jpg

“吉利草”千古之谜破解,主要分布地区在疫情中零感染

“吉利草”是古骆越中心地区生长的一种治瘴疠的神秘药草,关于“吉利草”的记载首见于晋朝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状》,但它是什么草历代医药专家众说纷纭,都揭不开它神秘的面纱。在这次新冠病毒肺炎肆虐的疫情分布图上,广西却出现了两个零感染的地区,一个是骆越祖山所在的武鸣、上林、宾阳三县,一个是骆越古人绘制招魂驱邪崖壁画的崇左市七县市区,这一现象引起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医药养生专家的高度关注,经深入这两个地区调查,发现这一地带是古骆越医药的宝库,广泛分布着众多的瘟疫防治草药。经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发动,许多民间壮医献出了他们多年珍藏的治瘟疫古秘方,其中就有一种就是古籍所记载的“吉利草”,大明山地区叫它为石串莲,广泛生长在大明山地区,当地的民间壮医经常用它煮茶给群众做清凉解毒的饮料,是有效防治病毒感染的传统壮药。

晋朝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状》记载

吉利草,其茎如金钗股,形类石斛,根类芍药。交广俚俗多畜蛊毒,惟此草解之,极验。吴黄武中,江夏李俣以罪徙合浦,始入境,遇毒,其奴吉利者,偶得是草,与俣服,遂解。吉利即遁去,不知所之。俣因此济人,不知其数,遂以吉利为名。岂李俣者,徙非其罪,或俣自有隐德,神明启吉利者救之耶?[1]

这条史料的意思说:吉利草,它的茎像金钗的枝,形状类似石斛,根类似芍药的根。交州和广州俚人的习俗多有养蛊虫给人放毒的,惟有这种草能解蛊毒,很灵验。吴国黄武年间,江夏(今武汉市武昌)的李俣因为犯罪被贬谪到合浦,刚进入合浦界,染上了蛊毒,他的仆人叫吉利的,偶然得到这种草药,给李俣服下,于是解了毒。过后吉利就失踪了,不知去了哪里。李俣就拿这种草药救治人,不知道救了多少人。于是就用吉利做这种草的名字。难道是因为李俣受贬不是他的罪过,或者李俣本人暗中积有功德,神灵派吉利这个人来救助他?

这一条关于“吉祥草”的记载出自晋朝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状》。《南方草木状》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关于岭南地区草、木、果类植物的专著,是研究古代岭南植物分布和原产地的宝贵资料。“蓄蛊放蛊”的传说实际上是岭南民间对瘴疠产生原因的误解。由于气候炎热,远古时代的岭南草木繁盛,细菌和病毒也很容易滋长,所以瘴疠猖獗。所谓“瘴”就是现代所说的疟疾病,是一种蚊子叮咬传播的疾病,“疠”是病毒传染的瘟疫。李俣所染的“蛊毒”估计是一种温病,按照《南方草木状》的记载,“吉利草”是解“蛊毒”的特效药。“吉利草”是因李俣的仆人“吉利”而得名。但是“吉利草”是什么草药因年代久远不得而知。当代许多医药专家也多方探究想解开“吉利草”的千古之谜,但至今没有突破。《南方草木状》记载这种草药是在李俣刚进合浦边界得病时仆人吉利在路上采到的,这说明晋朝时这种草药在布山到合浦的路上多有分布,是古骆越人治瘴疠的一种神秘的草药。

产于古骆越著名的瘴疠防治药还有肉桂、薏苡、铁冬青、金银花等。肉桂是古籍中许多古方名方治温病的药,被称为百药之长。肉桂原产于古宝江江源大明山地区,宝江也因此被称为“桂林”即桂江。薏苡是古骆越人治瘟疫的名药。《后汉书﹒马援列传》记载:“初,援在交址,常饵薏苡实,用能轻身省欲,以胜瘴气。”[2]贵港城区孔屋岭东汉墓出土的薏苡仁证明古布山城是我国古代薏苡的主要产区。铁冬青也叫“救必应”,是岭南著名的清热解毒凉茶“王老吉”的主要成份。金银花历史上也是治病毒性感冒的圣药。铁冬青和金银花等清热解毒药,至今仍然是防治病毒性感染的重要推荐用药,在全国形成了很大的产业。古布山是中草药的重要集散中心,“罗泊湾汉墓中的植物标本,有不少是药物,如铁冬青、稻、粟、大麻、黄瓜、香瓜、番木瓜、葫芦、橘子、李、梅、青杨梅、橄榄、仁面、罗浮树、金银花、花椒、姜等。”[3]在整个岭南的汉代遗址中,贵港市城区古布山城汉代遗址是出土药材最多的遗址。 古布山城墓葬中出现众多的药物,说明这些药物在古骆越时代已成为人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当时的布山城应该是岭南药品的集散中心,即岭南药都。而骆越祖山大明山地区就是骆越医药养生仙都。

石串莲壮语叫“棵惜串”,石串莲是古壮语的音译名,生长于壮族石山地区,功能为清热解毒,大明山地区的民间草医多用来治疗肺部热毒感染、肺癌和肺结核,有神奇的退烧止咳功能。

  

[1]晋)张华等撰;王根林等校点,博物志  外七种,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08,144

[2]宋范晔,后汉书  12册,中华书局,1965.05,第846

[3]戴铭主编,壮族医学史,广西民族出版社,2006.12,第78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