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壮乡里的外国壮民——白丽珠

  • 2016-8-31
  • 阅读:2731


白丽珠女士给实践队员展示正在研究的古壮字数据库(摄影:赵丹)

善谈的白丽珠女士与实践队员分享学壮字的趣事(摄影:刘懿黛)

壮乡里的外国"壮民"——白丽珠

816日,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温暖随行实践队前往广西南宁市武鸣区采访了美国语言学家白丽珠,作为美国康奈尔大学语言学博士毫无疑问在语言方面她是一位专家,而就是这样一位专家却选择在武鸣居住了23年潜心研究壮族语言。

白丽珠非常喜欢壮字和壮话,来到武鸣与其说是做学术研究倒不如说是兴趣使然。二十八年前初到中国的白丽珠夫妇是在天津师范大学当外教,本着学习语言和文化的想法,夫妇俩打算在中国常住。白丽珠第一次接触壮语是在一家餐馆里,和丈夫吃饭时听到周边有厨师在用一种没听过的语言交流,经过询问才知道是壮话,有了些许了解之后夫妇俩就开始四处寻找有关这门语言的信息和资料,对于白丽珠来说壮话有着一种独特的魅力:“柔和温雅像唱歌一样好听!”之后夫妇俩如愿以偿的在武鸣和当地的壮民学习壮话。学习壮话并没有教材或者是参考书可以给她学习,完完全全就是凭借着记忆和对壮话的熟练程度。在采访中,有时候用汉语提出的问题白丽珠并不能够完全听明白,但是她在回答一些问题的时候白丽珠想不出来的汉字词组竟然是用壮话流利地说了出来,可见白丽珠对壮话的掌握确实很好。

实际上不止是白丽珠夫妇对壮文非常的热衷,在国外还有收集壮文故事译成英文的美国作家辛亚玲;与中国教授合编《壮汉泰英词典》的桑颂;《三月三》杂志壮文版在美、日、泰等国都有订书的民众... ...从这方面看出在国外壮文受到了比较大的重视。

访谈过程中,白丽珠就展示了她目前的最新成果:古壮字的搜索数据库。她介绍到,其实古壮字和汉字非常不同,有很多字读音和某一个汉字一样但是是截然不同的意思。例如壮字中读“long”和汉语的“龙”读音相似,其实意思是“下”,古壮字的表达中字形为上下结构,上面为“龙”,下面为“下”的这么一个字。从字这个角度上看壮字和汉字真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古壮字民间普遍使用的仅有4800多个字,普遍用来记录或书写神话、故事、传说、歌谣、谚语、剧本、楹联、碑刻、药方、家谱、家族、契约、诉讼、经文、记财等,例如有研究价值的壮族创世史诗《布洛陀》、壮族《嘹歌》等壮文书籍二十多本,为我国学者研究古代有关知识提供了文字材料。

目前在广西壮族文化特别是文字和语言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据统计,广西境内讲壮话的人数已经超过1800万人,但是讲壮话不等于会使用壮文。在调研过程中实践队在民众中进行了关于是否会使用壮文这一问题的调查,结果显示受访的103位群众中有78位会壮话但仅有18.4%人认识壮字,且为老年人居多,虽然只是一个小调查不具有权威性但是由此可见民族文字的发展实在是令人忧心。

说到传承这个沉重的话题,白丽珠显得也有些忧虑:“如何将壮族的语言文化传承下去,这个问题也是有过考虑的。”在整个社会之中,书籍是人类学习一个很重要的载体,白丽珠认为若是壮族有用自己的文字编辑出来的书籍,并且这些书籍有很多的知识是汉字书籍里面没有的那么社会上学习壮文就会是一个趋势。因为你不知道壮字就没办法读壮字书籍。考虑到学生这个层面上白丽珠坦言,目前学生家长等在考虑要不要学习时,中国的考试要求这一个因素占有很大比重,现在的民族政策中对少数民族具有加分项但是,如果是会民族语言的加分和不会民族语言的加分不同是不是会刺激学生们对民族文化的学习,这是一个思考,当然具体细节需要再做考虑,但这确实是一个途径。

                                                  作者:刘懿黛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