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谢寿球解秘骆越石刻文发现之谜

  • 2019-7-23
  • 阅读:332

dsc02209_副本.jpg

平果县领导接收捐赠的感桑骆越石刻文石片

石破天惊确证中华文明之源

——谢寿球解秘骆越石刻文发现之谜

骆越石刻文的发现是近年来骆越文化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我国著名民族学家梁庭望先生称赞这一发现是石破天惊的发现,是改写中国文字历史,改写广西壮族文字历史的重大发现。但是许多研究者对这一重大发现的记述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语焉不详。2019710日,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在平果县召开的甘桑石刻文研讨会上正式向学术界介绍了骆越石刻文发现的背景和经过,澄清了许多局外学者对这一发现的传说。

中国史籍曾记载文字是仓颉创制的,《淮南子·本经》中记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按照唯物史观分析,这一记载不过是一种传说,但也说明文字的创制是文明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重大事件。骆越石刻文的发现把中华文字创制的源头从中原移到了广西古骆越地,从仓颉改写为古骆越人,也改写了壮族没有创制文字,壮族先民是“野蛮”人的历史。古笛先生曾在南开大学向学者演讲时,对“南蛮”的“蛮”做过充满民族文化自信的解释:蛮的古字是中间一个“言”字,两边各是一个“丝”字,这说明壮族先民有语言文字,又有丝绸之服,怎么会是野蛮人呢?这一论断显现出古笛先生壮学大家的智慧之光,骆越古文字的发现证明了他这一过人的胆识。

在平果甘桑石刻文研讨会上谢寿球首次向学术界披露了厉声先生是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创会发起人,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成立是中央重要决策的背景。

谢寿球宣布:经过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所有专家学者十年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努力,“抢占骆越文化研究制高点”的任务已基本完成,骆越古文字的发现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成果。

谢寿球在探秘古骆越人的文字历史时发现,世界大多数百万人以上的民族在进入农耕文明社会之后都创制了自己的文字,因此他认为不做深入的田野调查就断定壮族先民没有创制文字的结论是值得质疑的。许多学者认为甲骨文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文字,可是郭沬若先生说过,甲骨文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比较成熟的文字,是中华民族文字的青年时代,但它肯定有它不成熟的幼儿时代和少年时代,中华民族文字的幼儿时代和少年时代在中原找不到,但是它肯定在其他地方存在。郭沬若先生的论断进一步增强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学者们寻找骆越古文字的信心。

寻找骆越古文字工作的突破是从龙州左江河段突破的,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文物考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周贵德先生在捞沙船上发现了一片刻有六个古文字的石戈,这石戈上的文字证实古骆越文字的存在,给了大家一个很大的鼓舞。随后不久谢寿球又从一名绢纺厂下岗工人手中发现了两片在扶绥县龙头乡岩洞中捡到的刻有古文字的骨片,古骆越有文字的历史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经过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发动,会员们掀起了一个寻找骆越古文字的热潮,宾阳、合浦、隆安、田东纷纷传来了找到骆越古文字的信息。

明江出水有字石戈_副本.jpg

首次在左江发现的骆越石刻文石戈

田东右江出水骨文.jpg

田东右江出水的骆越文骨刻片

合浦虎骨刻文_副本.jpg

合浦发现的骆越文字虎骨片

又一次重大突破也是周贵德先生推动的,201112月的一天,周贵德先生向谢寿球会长报告,说是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员、收藏家冯海华先生在平果板何村发现了3片刻有古文字的石片,经他鉴定,确是新石器时代的老东西。谢寿球于是通知冯海华将石片拿到南宁作进一步的鉴定,经骆越文化研究会文物考古专业委员会的几位专家鉴定,一致认为是骆越古文字。于是谢寿球即要求冯海华把这一带农民所发现的石刻文石片全部收购上来,并找到石片的出土地点。不久冯海华来电话说出土地点找到了,是在板何村后面、感桑村旁边一个有泉水的畲地里。

20111220日,谢寿球调来两部小车,带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一批专家并通知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平果县政府顾问农敏坚先生一起前往出土地点进行田野调查,核实情况。

石刻文的出土地点是一个三面环山,一面向右江敞开的台地,壮族地名叫那林,意为有水的田地。这里的地理格局是勘舆学所推崇的逆旋水第一局,文化内涵非同一般。在古文字石片的发现者当地青年农民小潘的指引下,考察的专家很快地在泉口上面的地块发现了刻有古文字的小石片,证明这里确是石刻文字的出土地点。大家非常兴奋,四散寻找古文字的文化遗存。谢寿球非常幸运,他翻开玉米地围墙的石块,竟然找到了一块巨大如茶几般刻有数百个古文字的石片。大家欢喜若狂,纷纷围观鉴赏,称赞它为中华文字第一碑。农敏坚先生小心翼翼地用军棉被把巨型文字石片包好,装上了越野车。冯海华先生在农民手中收购到了24块文字石片也装上了车,考察满载而归。

在离开考察地点之前,大家合影留念,用影像纪录下了这一重大的历史时刻。

 

感桑骆越石刻文石片出土地点

在现场发现的最大一块文字石片

石片刻有数百个文字

感桑骆越石骨文发现者在现场合影

平果县长韦正业在捐赠仪式上答谢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

捐给平果的骆越石刻文石片

在捐赠现场的巨型骆越文石片

 

谢寿球先生代表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决定,将田野调查所得的文物捐献给平果县保存,农敏坚先生在第一时间把这一喜讯报告了当时的县长韦正业同志。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当天在平果县政府会议室里举行了一个简短的仪式,将田野调查所得的25片古文字石片移交给了平果县,县长韦正业等领导同志非常高兴地接收了这一批珍贵的历史文物。在捐赠仪式上谢寿球解释了石刻文字发现的重大意义,称这些文字为感桑骆越石刻文,并形象地认定感桑骆越石刻文为“甲骨文他爹“,指出感桑骆越石刻文的发现将使平果县从工业强县一跃而成为文化强县。韦正业同志高度赞扬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对平果县文化建设的重大贡献,并当即表态要给予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奖励。

这就是平果感桑骆越石刻文发现的背景和真相,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已经做了它应做的事,体现出自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品格。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