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71-3102021
  • gxluoyue@163.com

武鸣发现骆越王子祭祀文化遗址

  • 2020-5-4
  • 阅读:2482

img_20200502_150953_副本.jpg

武鸣发现骆越王子祭祀文化遗址

武鸣区骆越文化深入普查又有新发现,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和武鸣骆越文化研究中心202052日专门组织专家对武鸣西江河流域的古骆越文化遗存进行田野调查,首战告捷,在仙湖镇狼山地区发现了骆越王子祭祀文化遗址,证明了仙湖镇也是古骆越文化的一个重要中心。

武鸣区西江流域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其上游为武鸣剑江(壮语叫“达央”),其下游为驮蒙江、大榄江,重要支流有府城江和仙湖江。据《武缘县图经》记载:“武缘之水以三江为大,三江者南流江、驮蒙江、大榄江也。南流江(参考诸书)又名何滤江、可泸江,皆渭笼、武离一音之转,即古骆越水。”近年来在这一地区陆续发现古骆越的铜鼓、甬钟、青铜剑、玉琮、玉璋等重器,种种迹像表明,武鸣西江流域和东江流域一样,历史文化内涵很深。

武鸣西江流域有许多古骆越地名遗存,专家调查组选择田野调查的第一站叫“狼山”,“狼山”在当地壮语中叫“岜郎”,在古骆越语中意思为“王子山”。据越南古史《鸿庞(hongbang)氏传》记载:骆越时代“尊其雄长者为主,号曰雄王,国号文郞国,置其次为将相,相曰雒将(lac tong),王子曰官郞(qua lang),女曰媚娘(mi nuong),百司曰蒲正(bo chinh)。”在武鸣的民间传说中,骆越王子“官郞”也叫“公郞”,公主也叫“媚娘”,骆越将军叫“骆垌”,著名的师公经中有《唱公郞》、《唱媚娘》的篇章,民间广泛流传“骆垌舞“和关于“骆垌”的民间谚语。《唱公郞》经中有“守公郞地方”的句子,说明古骆越王子曾经有过独立的封地。武鸣西江流域很可能就是这一封地。

专家们不顾艰险攀爬到“狼山”半山腰的大王庙深入考察,大王庙是一个岩洞祭祀遗址,洞口正对大明山龙母坟山方向,“狼山”前有一个独立的案山,是大王庙的祭祀坛,祭祀坛前就是仙湖江,大王庙正对的“名堂”就是著名的仙湖歌圩分布区。大王庙的右则的仙湖江边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潭,壮语叫“定岜”,意为山边的潭水。不幸的是当天有一位贵港的潜水爱好者在潭中60米深处溺亡,冥冥中这和发现古骆越王子文化遗址是否有关联?细思使人极恐。

对于歌圩的研究,学者们和一般群众都认为歌圩是壮族以歌择偶的场所,但圩旁古骆越王子祭祀遗址的发现,证明歌圩是骆越后裔族群举行祖先祭祀的圣地,祭祀是首位度的活动,歌圩是次生性的活动。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胡说“壮族只会唱山歌”,看到的只是浅层次的文化,根本不知道壮族歌圩隐藏着中华古文明的深刻记忆。

专家们还发现仙湖歌圩有几个抢花炮场地的遗址,这说明当年仙湖歌圩活动的盛大。专家们还到附近的弄山文化遗址考察,以弄清古骆越人岩洞葬的分布情况。弄山文化遗址是古骆越人新石器时代的标志性岩洞葬遗址,这说明以“狼山”骆越王子祭祀文化遗址为中心的地域有古骆越人的重要聚落。“狼山”旁边的村落多是潘姓的壮族人家,“潘”在古骆越语中的意思是“伴守”,这些村落的先人很可能是骆越王子文化遗址守护将军的后代,“狼山”很有可能是骆越某一个王子的陵园。

狼山_副本.jpg

狼山卫星图

img_20200502_142126_副本.jpg

狼山碑文

img_20200502_152008_副本.jpg

狼山大王庙内殿

img_20200502_151215_副本.jpg


大王庙神像(实际上是骆越祖母王和王子的记忆)

img_20200502_151322_副本.jpg


大王庙修复功德碑 

定岜3_副本.png

狼山前刚有人溺死的深不可测的“定岜”(山前泉地)

1_2-1-9-630_20030619172920.jpg

狼山附近弄山遗址出土的骨针、玉玦、蚌器

1_2-1-13-630_20030619172920 (1)_副本.jpg

狼山附近弄山遗址出土的各式石锛

1_2-1-14-630_20030619172921.jpg

狼山附近弄山遗址出土的大石铲

微信扫描 骆越文化公众号,更多精彩等你发现

扫描关注骆越微信公众号